图片广告位(970*130)招租QQ459275417
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弱电安防 > 正文

监控:金融危机下的阿伟

2013年07月27日 弱电安防 ⁄ 共 2409字 ⁄ 字号 暂无评论 ⁄ 阅读 1,448 次

阿伟姓赵,原名赵伟,山东农民,已婚,并有一子。他祖祖辈辈皆是农民,已经十几代之久了。到他这一代,按照族谱排下来,正好到了“韦”字辈,“韦”字没有任何讲头,几位盼着家业兴旺的长者一商量,就将他这一代的“韦”字,加上了单立人,成为“伟”。于是他便叫个“赵伟”。“伟”字自然是有讲头的,可是阿伟的人生,还从没沾到伟字的什么大光。

阿伟在这条街上收废品。面前,有三平米的合法地盘,用绿色的、两尺高的硬塑料板围着,板子上用白字印着济南某环保部门的名称,除此之外,他还有执照。为了这一种合法性,阿伟每年都需要向有关部门缴纳六千多元的管理费,平均每月五百多。

在这个三平米的地盘里,阿伟已经呆了四年,他通常都是坐在这里。多垫两块纸箱子片,他也能够躺下,但是不能够伸开腿。若他躺下去,只有屈起腿来。阿伟从来不躺下,他对于自己的职业形象还是很在乎的。铁门内,有几栋二十几层的楼。楼里人家都将废品卖给阿伟,阿伟自然也是有手机的,许多楼里人家都知道他的电话号码,倘若那些人家积攒的废品多了,只要一打电话,阿伟便会拎着麻袋和称出现在那些人家的门口,阿伟和小区里的人们处理的关系都不错。

前三年,阿伟的业务充满光明。最起码,他自己是心满意足的。想想吧,一个年轻的农民,在异地他乡,除了管理费以外,一年他可以混两万多块钱呢,这要是在家乡,就是扒皮抽筋也不会弄这么多钱。于是第二年,他的妻子带着儿子搬到了这里,阿伟以每月三百元的价格租下了一间地下室,就在背后的小区里。

不过好景不长,几年以来,业务每况愈下。都是他妈的金融危机给搞的!

阿伟从每日收的报纸上,总是会看见大大的“金融危机”四个字,有时候,这四个字大的离谱,,但是阿伟一直以为,金融危机与自己有什么关系呢?但是渐渐的,一些瓜果菜摊子上的瓜果开始涨价,理发也从八元涨到了十元。果真不久,金融海啸竟然波及到了他这一行,因为很多废品的价格都降到了最低,甚至一分钱都不值了,这就意味着他的收入会严重地减少。

某天夜里,妻子轻轻地推了他两次。

他说:“我没睡着呢!”

躺下以后,他根本就合不上眼睛,而妻子也是睡一阵,就醒了。妻子已经在两个月之前开始做钟点工了,当然了,做钟点工不能带着孩子去做,所以,孩子只能送回老家了。

妻子没头没脑地问:“咋办?”

阿伟吐出一个字:“挺!”

妻子沉默了一会儿,却低声哭了。

阿伟本来心情就焦躁,大吼一声:“哭!哭!哭什么丧?”妻子便住口了。

这一天,下了大雨,更没法去收废品了。阿伟就坐在三平米的门口看着,这个地方雨淋不着。他看看能不能碰见几个机会。

“你手机响了!”身边站着的保安对他说。

阿伟手忙脚乱地掏出了口袋里的手机。

“响了两次了!你没听见?”

“哦,谢谢,谢谢,我没听见!”阿伟一边接电话,一边表示感谢。

电话里是一个小伙子的声音,催他到一栋楼里去收废品,他本来想等雨停了再去,但是小伙子在电话里催得急,他只好拿着一个尼龙袋子,冒着大雨,找到了那个地方。

给他开门的是一个二十六七的女子,看样子是刚迈出大学校门不久,屋里是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对着手机大声嚷嚷:“那不行!有规定也不能随便炒人鱿鱼啊!我给公司出了多少年的力了,这个你不是不知道,少废话!我不管什么金融海啸不海啸,我们法庭上见!……”

哦,这个应该就是刚才那个他认为的小伙子吧!

女子将一纸箱子塑料瓶子放到了阿伟的面前,那男子打完了电话,却是一步抢到了门口,对他大发其火:“你他妈的怎么回事?我给你打过两遍电话啦!你死了吗?”

阿伟愣了愣,说:“对不起,我没听见,是保安告诉我的,下雨声音大,我没听见!”

“你他妈聋了吗?”

阿伟又说了一句“对不起”。

女子默默地将那男子推开,还一边催促着阿伟:“你快点儿,算算多少钱吧!”

阿伟数了数瓶子,说:“一共七毛钱!”

“啥?七毛钱?”男子又冲到门口,指着他声色俱厉:“你再说一遍,多少钱?”

“八个小瓶子,一个五分,五八四毛。三个大瓶子,一个一毛,总共七毛钱!你不信你自己数数吧!”阿伟看着男子。
“你骗谁啊你?你当我们没卖过瓶子啊?明明是小瓶子一毛,大瓶子两毛,你凭啥按五分收,按一毛收?”

阿伟无奈地说:“你说的那是去年。今年就是我收的价——今年,你们也知道,金融危机,金融海啸,啥都受影响……”

“啥?海啸?啸你妈个头啊,你一个收破烂的,也他妈的打着金融海啸的幌子啊,还来给我上经济学,你配吗你!……七毛钱,老子宁愿扔了也不卖了!……”

那男子气呼呼地跨出了门,扯过纸箱子,一下子就仍在了楼道的垃圾筒里。之后,看也不看阿伟一眼,返回家门,“嘭”的一声摔死门!

阿伟看着摔死的门,生气地骂了一句:“我操你妈!”

为了上门收废品,他淋得和落汤鸡似的,没想到还吃了闭门羹。现在,那些瓶子被扔到了垃圾筒里,就属于这个楼层的清洁工的范围了。这是他们约定俗成的规矩。任何人再去捡,就是侵权,侵权的事情,阿伟是做不来的,尽管现在阿伟去捡,也没人会发现。

现在,落汤鸡班的阿伟在十五层楼,他在等电梯,电梯却迟迟不来,他等不及,干脆自己走下楼梯。

阿伟看着窗外的雨小了,天空已经渐渐地见晴了,郁闷的情绪也渐渐地散去了。

“挺!”

他喃喃自语,不料从楼梯上一下子跌了下去……

在医院,妻子看见他一条腿上上了夹板,立刻就哭了。妻儿问道:“咱咋办?”

“挺!”

“你都这样了,咋挺啊?”

“怕啥?咱们那三平米宝地得守住!决不放弃!只要守住那三平米地方,盖新房子就有希望,供孩子上学就不成问题!”
阿伟的脸上流下泪来,那话语却掷地有声。

“可是,我听说这条街要改造了!”

“那咱不怕,无论怎么改,总会有废品吧!咱那地方,是合法的,咱有证!不怕!”

几天后,阿伟又出现在他的宝地旁。由于一条腿上了夹板,他只能侧身而坐,这样,上了夹板的腿就可以放在水泥台子上。

在小区的广告板上,贴着一张纸,上写着一行字:

由于金融危机的影响,废品的价格已经下降了50%,请大家理解,本人由于跌断了腿,一段时间不能上门收购,也请多多原谅!特殊时期,让我们共度难关,希望就在前方!

 

更多安防技术文章请加微信公众平台:

微信--添加朋友--选择公众号然后搜索"第一监控"或“diyijiankong” 也可扫描二维码,关注可免费领取安防资料一套!

 

v58


给我留言

留言无头像?